青州生的事消息早就传回了王都,现在朝堂上的人都知道了光明神子毁了青州州府吴宏宇手下的一间青楼。

    吴宏宇是什么人那可是朱修文的女婿,光明神子的举动无异于在打朱修文的脸,至于说青楼里藏着什么秘密大家并不关心,大家只对朱修文今天如何行事感兴趣。

    然而让一众朝臣怎么也没想到的是,朱修文直到散朝都没有说一句话。

    回到朱府,朱修文脸色阴沉的坐在太师椅上,听着底下的人汇报。

    起初朱修文在得知光明神子毁了吴宏宇的一个产业后也把这一行为当做是隔山打牛,对他示威。

    可很快朱修文就反应过来了,光明神子去青州是为了调查那个老人背后的势力,除去毁了那座青楼以外,在没动过手,这就表示光明神子认定吴宏宇手下的青楼就是派出那个老人的幕后黑手。

    朱修文因此对吴宏宇产生了怀疑,是青楼被人暗中渗透吴宏宇对此毫不知情呢还是青楼本身就是吴宏宇扶志的势力。

    都说一个女婿半个儿,朱修文对吴宏宇虽说不像对他两个儿子那么上心,但也是颇为关注的,如今青州出了这么一件事,朱修文心里又惊又怕,这两种可能朱修文都不想看到。

    如果是前者,那说明他看错了吴宏宇,吴宏宇没有担当重任的能力,手下产业被渗透了都不知道,废物一个。

    如果是后者,那说明吴宏宇狼子野心,忘恩负义。

    朱修文很清楚,他一旦身死,下面的奴隶主必会大乱,都时候齐国也会跟着动荡不安,吴宏宇只要稍加准备,就能借机起势。

    现在朱修文只盼着是他多想了,吴宏宇没这么多心思,光明神子只是在打他的脸。

    然而事与愿违,朱修文属下报告的信息打碎了朱修文的最后一点幻想。

    朱修文从他属下口中得知,吴宏宇在青楼被毁后清洗了青州州府大半下人,一些和他亲近的将军也惨遭毒手,这一桩桩一件件无不说明吴宏宇真的有了其他心思。

    “老爷,要属下派人把姑爷带回来吗”

    “不用了,你先退下吧”

    探子走后,朱修文靠在太师椅上,神情有些复杂。

    “父亲,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屏风后面一个阴柔的声音响起。

    朱修文闻言一愣“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

    “那前面的话你都听到了”

    “自然是听到了,所以儿子才会说,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你的意思是杀了吴宏宇可是你小妹怎么办”

    “父亲您别忘了,小妹也姓朱。”

    朱修文又一次沉默了。

    “父亲,您若是狠不下心,就让儿子替您去,如何”

    “也罢你去吧不要伤到你小妹。”

    “父亲放心。”说完屏风后面的影子就消失了。

    临近中午的时候,朱修文的次子朱建安一脸兴奋的跑进来“父亲,大哥回来”

    “我知道。”

    “您知道也是,大哥回来怎么可能不先过来见您呢”

    “不说我了,你们两兄弟见过了”

    “倒是未曾见过,只是儿子见大哥的院子开门了,父亲,大哥现在在哪”朱建安追问道。

    “在赶往青州的路上。”

    “去青州干嘛光明神子不是都回王都了吗”

    “等他回来你就知道了,建安啊我一直在想问你一个问题。”

    “父亲请讲。”

    “你想要朱府吗”

    朱建安闻言毫不犹豫的回答道“不想,我对朱府一点兴趣都没有。

    儿子这性格您也知道,不适合继承家业,以后朱家留给大哥就好。”

    “你倒是看得开”

    “不能说看得开,是儿子不是这块料。”

    当天晚上,青州州府迎来了一个特别的“客人”,在所有人熟睡的时候这个客人露出了自己的獠牙,趁着夜色将整个州府除了朱修文的女儿,杀了个干干净净。

    第二天朱修文的女儿于血泊中醒来,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在得知自己的夫君也被人杀害后,朱修文的女人顿时觉得天旋地转,跟着晕倒了。

    青州州府满门被杀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整个青州,没多久王都也知道了。

    “啧啧,这个朱修文下手真是狠啊也不怕把自己的女儿吓出病来。”白霜看完奏章后感叹道。

    “落雨”

    “奴婢在”

    “传朕旨意,彻查青州州府被杀一案,同时给齐家传信,就说朕有意扶持齐家成为青州的新州府,看看他们那边是什么意思。”

    “奴婢遵旨。”说完落雨就匆匆离开了。

    “薇娅”

    白霜身后,宫女打扮,面无表情的薇娅站了出来。

    “你去一趟光明教派,告诉钰心和听笙,让她们选几个口舌伶俐的培养一下,等齐家接手青州后就派过去。”

    “我知道了。”说完薇娅也离开了。

    两个宫女一走,变成大白猫的白依依跳到了白霜怀里。

    “盖浇饭,你这新宫女和其他人画风不太一样啊”白依依的头往白霜胸上一靠说道。

    “我把她留在身边又不是让她给我端茶倒水为奴为婢的,态度如何并不重要。”

    “可是让其他人看到有损你皇帝的威严啊”

    “没关系,反正她也待不了几天,我尽量小心一点就是,等蓝怡身体恢复了,我这儿就用不到她了。”

    “说起蓝怡来,你这个亲卫军将军也太惨了,自从我孵化出来,每次见到她,身上肯定有伤,要不就是在床上躺着养伤。”

    “你这么一说,蓝怡最近确实有点倒霉。”

    “何止是倒霉,我都想求你放过她了。”

    白霜“oo你这话什么意思怪我喽”

    “不怪你怪谁,人家都是替你挡刀的。”

    白霜嘴角一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白霜被白依依说的有点怀疑人生,张涛那边也正处于自我怀疑中,因为他从白霜那个世界返回以后,睁开眼现自己家都快拆了,餐桌,椅子都被利刃切成了两半,墙上,地板,乃至卫生间的门,随处可见一道道划痕。

    张涛现在就有一个想法我是不是在做梦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花开小说网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