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面结束。

    【尸体定价:玄字三品】

    【枯木逢春:治疗伤势】

    定价比叶九预想中的高很多。

    她死了,就连衍生的奖励都是一本治疗法门。

    看完罗潇潇的一生。

    叶九有些沉默。

    很多地方其实都没有描述,难以启齿。

    就像那个让座女生留下的话。

    这个世界好奇怪,想把活的人往死里逼,又劝想死的人好好活着,于是所有人都半死不活。

    看过的人生越多,叶九就愈发向往咸鱼的生活。

    因为这个世界太脏了。

    他们讽刺你,诋毁你,嘲笑你。

    你却愤怒着,忍受着,笑说着。

    然后,他们说你格局真大,却忘了那些话伤你多深。

    甚至在你死后,他们耸耸肩说道:我就是开玩笑的

    人心,非礼勿视。

    祈祷,非礼勿听。

    长长吐了口气,然后离开尸房,让宁远进去收拾。

    叶九自己则是躺在藤椅上,闭目养神。

    买菜回来的小玉看到叶九一脸疲倦的样子,也是放下手中的活。

    过去帮叶九按头。

    叶九现在却是头疼。

    自己明明想当一条咸鱼。

    但是自己的金手指却一直让自己看到这世间的百态善恶。

    你说那个篮球队队长,叶九肯定是想让他死的。

    但是你说真的要让九爷冲到他面前,索他的命。

    又有些夸张了。

    你说要是出去入殓尸体,或者有香火,有钱的收入。

    叶九肯定二话不说就去了。

    但这事

    就整的挺烦。

    思前想后,叶九最后还是让小玉联系灰三儿,先把那家伙的行踪监视起来再说。

    或许是有些烦躁吧。

    叶九今晚出门,去了一趟深夜食堂。

    深夜食堂跟以往一样,开门营业。

    不过生意已经非常惨淡了。

    毕竟谁会愿意来一家只有白粥的地方消费?

    “吱嘎。”

    推开门,叶九搓着手走了进来。

    王命靠着一张躺椅上,电视里正在播放一则新闻播报。

    “官方气象台预计,从明天开始,新一股较强的冷空气将来袭,这也将是今年下半年一来最强的冷空气”

    叶九哈了口气,说道:“今年没秋季啊,过了夏就是冬了。”

    “喝粥么。”王命睁开眼,淡淡道。

    “你不是不给我喝么?”叶九说道。

    王命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去给叶九盛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白粥。

    而叶九则是默默拿出了自带的咸菜

    一碗热粥下肚,倒是暖心又暖胃。

    不过叶九更希望能喝到深夜的酒,跟可爱的营销们一起。

    而不是跟这个臭道士。

    “说吧。”叶九不想拐弯抹角。

    就跟宁远说的一样,王命的出现跟自己有关。

    这事一直吊着也不行,总得解决。

    王命打了哈欠。

    两个人散发的咸味能齁死人。

    王命垂着眼皮子,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说道:“你杀了我师兄。”

    “嗯。”叶九直接承认,并没有解释。

    王命:“不过是他咎由自取。”

    “嗯。”

    “我对你没有恶意,也不会去做什么报仇的事情。”

    王命懒洋洋的说道:“每个人命运都是注定好的,在什么时候出生,在什么时候死,师兄命中有劫,即便算到了也无法化解,就算你不杀他,他也逃不出那只恶鬼的手心。”

    叶九耸耸肩,没说话。

    说实话,对于道士术士这种职业,叶九还是有很大的好奇心的。

    尤其是被宁远说的那么玄乎的术士。

    “直接点吧,找我到底想干嘛?”叶九问道。

    王命:“拯救苍生。”

    叶九:“???,告辞。”

    王命:“无需多久,天青市将会有一场浩劫,而在场浩劫之下,天青市的百万人将会死的一干

    二净。”

    “叶九,你的香火是立在普通人之上的,就算你不想趟这浑水,为了香火也不能袖手旁观吧?”

    “既然你都能算到有浩劫了,那也能算到解决的办法吧?非要找我?”叶九问道。

    王命:“术士不是万能的。”

    叶九:“我也不是万能的。”

    “就知道想让你这咸鱼拯救苍生是不可能的。”王命抓了抓头发,开始失去耐心。

    叶九也是不甘示弱:“你比我也好不到哪去吧?”

    王命一愣,随后嘿嘿一笑,道:“没办法,师尊羽化前的嘱咐,我这当徒弟的也是没办法。”

    叶九:“”

    随后,王命说道:“这样吧,过几天跟我一起出去一趟,有个地方,你会喜欢的。”

    “红浪漫?”

    “不是。”

    “那没兴趣。”

    “尸坑。”

    “嗯,我意思对红浪漫没兴趣,啥时候出发?”

    “等,到时候我会联系你的。”

    “一jbk!”

    从深夜食堂出来,叶九又去了风月堂。

    好些天没有去合法看妹了,眼痒了。

    咸鱼的日子,总得来点腥味。

    不过这会,叶九却跟着一只小老鼠后面走着。

    不多时,叶九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一群年轻的小伙子正在球场上挥汗如雨。

    其中一个表现出色的人,虽然长的不咋样,但是叶九认得。

    谁?

    不就是那个篮球队队长么。

    陈林。

    他们在场上弛聘。

    场外几个长腿女生拿着毛巾矿泉水在呐喊助威。

    她们明明不在场上,却也扭腰跨臀,汗流浃背。

    哦,原来是为了吸引陈林这位“成功人士”的注意。

    “呼。”

    陈林接到球。

    有人挡拆。

    他可以突破。

    然后以帅气的姿态上篮。

    然而就在这时候,他突然感觉手里的篮球有些粘稠。

    下意识一看。

    篮球变成了血淋淋的胎盘!

    陈林把篮球甩飞,发出尖叫。

    男生们一个个愣住,不知道啥情况。

    场外的女生见状,连忙跑过去嘘寒问暖。

    然而陈林却跟疯了一样,目眦欲裂,浑身发颤,尿了一地。

    “别,别过来。”

    “潇潇,我,我不是故意的。”

    “我错了潇潇我错了。”

    “我没想着把你害死啊!”

    “孩子是我的,但是,但你不是我杀的啊!”

    “水军是我找的,但是你自己受不了啊。”

    “跟我没关系,跟我没关系!”

    “放过我,放过我”

    全场震惊。

    “陈林,你在说什么啊?!”

    “罗潇潇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你的?!”

    “你还找了水军?!”

    就在这时候。

    啥也没做的叶九,看到了安红绫和郝逆游的身影。

    哈,这笼子做的真好啊。

    诶?

    不对

    叶九微微皱眉。

    安红绫不是说郝逆游不是擅长追踪么。

    那什么追踪术来着。

    那为什么前段时间。

    他没第一时间帮李队找女儿?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版权所有 花开小说网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