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赵雅的邀请下,一个专案调查组快速的组建完成。    赵雅是赵天年的女儿,可奇怪的是西线前线的军营中却从未流传过这个消息,尤其是在赵雅还这么漂亮实力这么强的前提下。    前线将士闲下来除了聊女人带黄色之外没有别的话题,就连药堂某个烧火的妹子都能被神通广大的将士们翻出来大说特说,赵雅的名字竟然从未流传过,堪称奇迹!    要说赵天年把赵雅藏好的话倒也罢了,可跟着赵雅一路去找人,赵雅不仅对军营无比熟悉,就是军营各部对她也无比熟悉。    显然,赵雅在镇夜司的存在很久了。    这份好奇并没有吸引陆辰注意力多久,八人专案组组建完成之后陆辰等人立刻展开了甄别工作。    从下午忙到天黑,每一个人的说辞都差不多。其中被问及的大多数人对那天的事一脸茫然。    甚至都没意识到那天的爆炸不同寻常,真当是段青海试验雷咒不慎引发的爆炸。    而且再三保证绝对没有向任何人提及,也没有任何人向他们询问相关事情。    陆辰从被问及的人语言神态和下意识的动作分析,这些人似乎都没有说谎,至少在细节动作上没有露出心虚紧张的动作。    赵雅缓缓的伸了一个懒腰,展现出了玲珑的身段,“提审下一组吧。”    “要不要休息一下?”一个长相俊朗的青年锦衣关切的问道。    “不用!”    陆辰眼睛微微一撇便不再关注,低头看着刚刚询问留下的记录希望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这个青年叫马涛,本是鼎鼎有名的武林俊杰。战事爆发,毅然参军。    与赵雅似乎私交匪浅但在陆辰看来显然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咚咚咚——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温玉风风火火的闯进审问室一脸急色。    温玉只有十七岁,满脸稚嫩。但别看他年龄小修为已经到了通窍三重境。    这么比起来,陆辰忍不住想巴掌糊脸。    你个废物。    凭一己之力拉低了独立大队武力平均值就算了,现在还拉低了专案组平均值……    “大姐,出事了。”    “奸细动了?”    “奸细自尽了。”    “什么?”    众人大惊!    连忙赶往事发现场,兵武堂接待处的负责人叶宏宇突然间吊死在宿舍之中。    很难相信这个和陆辰打过几次交道,很会左右逢源的人会突然自尽。    以陆辰对叶宏宇的了解,面对眼下的情况就算明知道自己逃不过甄别也必定会想尽办法跑路而不是选择自杀。    但从尸体样子、死亡的症状和死前留下的遗书来看,叶宏宇确属于自尽无疑。    陆辰来到桌前,看着桌面上墨迹鲜艳的遗书眉头微微皱起。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遗书中交代了自己怎么不小心被骗,而后被抓住了把柄威胁,而后怎么出卖情报。    在交代的诸多事件之中就有在几天前将惊雷的消息传递出去的这一项。    遗书中说在白绫镇有一个小酒馆,这是妖族奸细的据点,叶宏宇每次都是把情报送到小酒馆的。    “完美!实在完美!”陆辰看完遗书忍不住叹道。    “你说的完美是什么意思?”赵雅从尸体上收回目光侧目问道。    “我们刚刚开始调查,还没查到什么有用信息呢,就有人自己跳出来承认了。多完美?省的我们辛苦查了,不费吹灰之力。    更完美的是,死无对证!    而且遗书还把问题交代的那么清楚,前因后果完美无缺。岂非完美?”    赵雅眉头微蹙,“你的意思是……这是妖族奸细金蝉脱壳之计?”    “我猜是!”    “我们查明真相是靠猜的么?”    陆辰的话音刚落,马涛不屑的声音响起。    虽然陆辰和马涛才刚刚相识,说过的话也没超过五句。但陆辰能清楚的感觉到马涛对自己的敌意。    对于这点陆辰坦然接受了,这么多年陆辰的英俊皮囊坑他的次数已经数不胜数,这一次不过是加了个零头。    “那以马兄的看法呢?”    “难道就不能是叶宏宇背叛人族的这些日子一直在饱受煎熬,而我们要甄别内奸这件事是压垮他内心的最后一根稻草?    最起码,尸体的特征是自杀的,而且遗书笔迹与他的笔迹相符。其中列举了他一应泄密内容很多次我们都不知道。    如果这一切都是妖族布的局,没必要这么坦诚的不打自招吧?最重要的是,他供出了白绫镇的小酒馆。    如果小酒馆确实是妖族奸细的据点不就能证明叶宏宇交代的都是真的,也就能证明他就是我们找到内奸!”    “图样图森破”    “啥意思?”    给你一个眼神,自己领会!    赵雅抱着手臂缓缓来回踱步,“如果内奸就是叶宏宇,那自然最好。但如果不是,这就说明真正的奸细已经警觉并且已经完成了杀人灭口。    这么机敏切反应迅速,我们要找他,恐怕不容易……    但那个小酒馆是妖族的驻地一定是真的,否则叶宏宇的这封遗书将毫无意义。”    陆辰眉头一挑,可以呀!我都差点信了胸大的女人脑子不行的话了。    “所以先拿下小酒馆,无论叶宏宇之死是不是妖族阴谋在小酒馆这件事上面我们必须得配合一下。”    此刻已是夜深人静。    陆辰等专案组在得到赵天年批准之后离开了军营前往白绫镇。    白绫镇此刻也仿佛被黑夜封印了一般,整个小镇只有稀稀疏疏的三两盏灯火。    那座在小镇繁华区域的小酒馆,便是这几盏灯火中的一个。    小酒馆没有酒楼的美酒佳肴,比不上客栈的吃住一体,要想在这个人烟稀少的小镇生存下来,不搞点颜色是不行的。    很巧,白绫镇太小,提供不了青楼妓院的生存土壤,小酒馆便填补了其中的空白。    说是去酒馆喝酒,懂的人都懂。    随同赵雅等来到小酒馆所在,里面的好戏业已开演。    舞女在酒馆中央卖力的扭动着身躯,酒馆中的武林人士和前来寻欢作乐的小镇居民尽情的放声宣泄。    突然……    轰——    一声巨响!    酒馆的屋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掀开了,就像是乌鸦哥这么随手一撩掀起桌子一般随意自然。    数道身影从头顶落下,占领小酒馆的四周角落。    突然的变故,让小酒馆仿佛陷入了时间暂停之中。    “镇夜司缉拿妖族奸细,所有人蹲下抱头,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轰——    话音落地,赵雅的周身喷涌出凝为实质的内力波动,如一团火焰将其吞没。    内力化形,通窍之境!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版权所有 花开小说网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