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亦萍接着说道:“先说一下我的目的吧,我想要打开一个千机盒,而那个千机盒,需要精神力才能打开。”

    陆山河道:“这就奇怪了,她是懂得控制精神力,但是她的精神力应该不如你,否则你灌输在她脑中的意识,早就被她化解了,以你在精神力方面的实力,还用得着她帮忙”

    “虽然我的精神力比她强,但要打开这个千机盒,不能只靠这方面的力量”

    “还需要什么”

    “我举个例子说吧,懂得内劲的武者,都很能打,但是如果让他们利用内劲去行医,却没多少能做到的。”

    “我了解了,你要打开的这个千机盒,结构非常复杂,不但需要用精神力去打开,还需要懂得用巧劲儿才行。”

    “你说得对,要在精神力方面懂得用巧劲儿,需要在这方面有极高的天赋才行。”

    “这么说,你发现了江月蓝有这方面的天赋”

    老妇人点点头,接着说道:

    “三年前,当时她参加一场商业峰会,在散会之后,她离开峰会地点的时候,我在外面见到她,通过精神力来感知,发现她有极高的精神力天赋。”

    “那时候她的天赋还没有被激发,所以她没有感受到我的精神力在侵扰她。”

    “我想找她帮我打开千机盒,但如果直接跟她说,她一定会担心我图谋不轨而拒绝我。”

    “于是我就通过精神力,来侵扰她的意识,让她不自觉得收到我传输给她的消息。”

    “我先通过意识想象出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让她感觉自己置身在那个地方,为的是让她心平气和地接受我要向她灌输的信息。”

    “让我没想到的,在我干扰她的意识之时,她的意识出现了反抗,应该是她的精神力天赋被激发了。”

    “我也因此被她的精神力回击,难以控制她的意识,最终我只能暂时选择一些关键的信息灌输给她,打算等下次再进一步控制她的意识。”

    “当然我打算控制她的意识,只是为了让她帮我打开千机盒。”

    “那次,我只向她传递了三个关键信息。”

    “一是告诉她,下次再见到她,就是让她完成使命的时候。”

    “其实我说的这个使命,就是让她帮我打开千机盒。”

    “二是向她传递了一句话,这句话的内容就是天涯落雪巅,落雪巅,这是我平时所在的地方。”

    “传递这句话,是为了下次去控制她意识的时候,更顺利地带她去落雪巅。”

    “三是再说这第三个信息之前,我得先说一件事。”

    “在我读取她的意识的时候,感觉到她脑中在想着一个曾经救过自己的男人,而那个男人,就是你”

    “但是,我用精神力,把江月蓝意识中,对于你的印象给清除了,再想象出一个新的影像,替换了你在她脑中的影像”

    听到这里,陆山河终于明白怎么回事了。

    当年她救了江月蓝的时候,江月蓝就记住了她的样子。

    但在他认识江月蓝之后,江月蓝却并没流露出任何与他相熟的样子。

    因为那个时候,江月蓝对他的印象,已经被姚亦萍通过精神力抹去了

    还有就是,最近江月蓝说,梦中那位大英雄的样子,在脑中越来越清晰,但并不是他的样子

    就是因为姚亦萍通过精神力,在江月蓝脑中制造了其他人的影像,替换了他的影像。

    现在江月蓝印象当中的那位大英雄的模样,完全是姚亦萍之前制造出来的假象

    姚亦萍继续道:“我制造出来的影像,是我儿子的样子,我想让她喜欢上我儿子,这样,我也能更顺利地让她帮我的忙。”

    陆山河震怒不已,如果不是姚亦萍从中作梗,他和江月蓝估计从刚见面开始,江月蓝就能接受他了。

    结果直到现在,江月蓝都没全身心地接受他

    因为还想了解更多的消息,陆山河强忍着怒意没有发火。

    姚亦萍继续道:“可是在那没多久,我就被林起扬抓到这里给他炼药,也就一直没有时间去找江月蓝。”

    陆山河道:“你要打开的千机盒里面,一定藏着你非常想要的东西,是什么”

    “白虎盘”老妇人道。

    关于白虎盘,之前早就提到过。

    在说白虎盘之前,还得先提一下与朱雀盘相关的事情。

    在玄武祭坛毁掉之后,王小花从里面拿到了朱雀盘。

    后来陆山河也得知,朱雀盘

    本来就被封印在玄武祭坛当中,玄武祭坛毁掉之后,朱雀盘才得以解封。

    陆山河和西门海推断过这件事,得出的结论是,与五行相生相克有关。

    从五行角度分析的话,玄武属水,朱雀属火。

    朱雀盘被玄武祭坛封印,属于水克火的关系。

    后来陆山河在天池山上发现了朱雀祭坛。

    然后猜测,既然有朱雀c玄武祭坛,那有没有可能也存在青龙c白虎祭坛

    如果按照五行来说,白虎属金。

    五行之中,火克金。

    按照之前的经验,朱雀祭坛当中,很有可能封印着白虎盘。

    而在陆山河找到朱雀祭坛的时候,朱雀祭坛已经是被破坏的状态了,如果里面有白虎盘的话,也应该已经解除了封印。

    然而陆山河当时并没有在朱雀祭坛里找到白虎盘。

    不过,后来他利用白虎盘相关的假消息,挑起了玄派世家南宫家族,与有黑暗圣徒之称的修斯之间的矛盾。

    在他的挑拨离间之下,修斯的势力与南宫世家杀得你死我活,两败俱伤。

    这些事情,之前早就提到过了。

    而实际上,陆山河并没有得到白虎盘,也没有见过白虎盘。

    姚亦萍突然提到白虎盘相关的消息,立刻引起了陆山河的好奇。

    “你是如何得到这个白虎盘的”陆山河问道。

    “实不相瞒,我是朱雀祭坛的最后一代守护者,是从朱雀祭坛当中拿到的藏有白虎盘的千机盒”老妇人道。

    陆山河立刻就怀疑对方这个回答,有很大的问题。

    之前在香江,陆山河对付南宫家族的高手之时,就已经了解了朱雀祭坛的大概情况,也得知了朱雀祭坛的上一任守护者,也就是最后一任守护者的身份,就是白素素的父亲

    可是这个姚亦萍,却自称是朱雀祭坛最后一任守护者

    到底是之前的消息有误还是姚亦萍在撒谎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版权所有 花开小说网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