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费是感谢费,酬金是酬金,楚程分得很清楚。

    不过王鹏翔身上实在是没有现金了,请替也还在他家里,楚程大方的表示可以先欠着,就跟钟杰一起,出发去了王鹏翔家里。

    王鹏翔的妻子已经从丈夫口中得知了事情经过,见到这位意外年轻的大师,一点也不敢怠慢,眼含热泪迎上来,忙不迭的一顿感谢楚程救了自己丈夫,随后又热情地招呼众人一起吃饭。

    午饭后王鹏翔去书房拿来了他说的那个戒指。

    说起来奇怪,拿到戒指盒的一瞬间,他就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阴冷,身体沉重的感觉又回来了,脑袋上仿佛顶了一个异常沉重的东西,压得他的脖子不自觉弯曲,以此来缓解突如其来的酸痛。

    钟杰注意到他的脸色,忙问:“王先生,您怎么了?”

    王鹏翔脸色发白地摆摆手,抬手捂住后颈:“脖子又开始疼了。等公司那边不那么忙,我真的就要开始减肥了。”

    钟杰闻言看了眼他的体型,尴尬地挠了挠头,没说话。

    楚程却皱起了眉头,仔细端详王鹏翔的面色。

    他忽然意识到,似乎从见到王鹏翔开始,他的脖子就不正常地弯曲着,只不过他实在太胖,脖子上的肉又厚又多,看起来跟平常坐姿不对导致的脖子前倾很像,才没那么引人注意。

    王鹏翔脖子的异常,或许跟他接回来的那个请替有些联系?

    这么想着,楚程接过王鹏翔递过来的戒指盒,打开之后,里边是一枚心形的钻戒,细小的碎钻簇拥中间一枚巨大的钻石,指环上还镶了一圈,看起来奢华极了。

    楚程并不认识这枚戒指的价值,旁边的王太太倒是对这些东西十分熟悉,解释道:“这枚戒指是某个钻戒品牌的热门产品,每个人一生都只能购买一枚,价值虽然不高,但是意义非凡,我先生觉得这么丢了肯定会后悔,才一直留着的。”

    谁知道一时的好心,却差点害了自己一家的性命。

    王鹏翔伤心地靠在妻子的怀里,把越发沉重的脑袋搁在妻子的肩膀上,整个人身心俱疲,简直要哭瞎了。

    亏他当时还觉得把东西丢给他的男人长得挺不错,私下里跟妻子吐槽说被求婚的人有眼无珠呢!

    他一辈子没做过对不起别人的事情,唯一称得上是坏事的也就是那一次了,可见背后说人坏话实在不可取,现世报来得比曹操都快!

    好在妻子并不嫌弃他倒霉,不然他岂不是要家破人亡!

    想到这里,王鹏翔哭得更加伤心了,王太太连忙心疼地安慰他,楚程却压根没听到似的,一门心思研究那个钻戒。

    奇怪,这钻戒上并没有请替的气息。可王鹏翔确实是拿到这个钻戒之后才开始不对劲的,难道请替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楚程正打算扒开戒指盒看看,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宽敞明亮的客厅忽然出现了异样。

    头顶的灯光忽然开始一闪一闪,忽明忽暗的环境中忽然响起了几道脚步声,客厅里的温度也骤然降到了冰点。

    这场景实在是恐怖至极,王鹏翔的哭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惊慌的尖叫:“啊啊啊啊又来了!楚大师救命啊啊啊啊!”

    钟杰原本对闹鬼这件事情是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灯光暗下来的时候只当是寻常的夏季停电,还没怎么样呢,差点被王鹏翔的尖叫声吓死,内心一阵无语,可还没等他开口,就在灯光亮起的一瞬间,看见了令他毕生难忘的一幕——

    刚才还空旷奢华的客厅里此时已经被密密麻麻的鬼影占据,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条,半透明的身影层层叠叠的挤在旁边,或缺胳膊少腿,或肢体扭曲,少有保持完整的人样的,一眼望过去简直仿佛身处地狱。

    这些恶鬼死状和形态各不相同,唯一的共同点大概就是眼神都直勾勾地盯着王鹏翔,仿佛西天取经的妖精看见了唐僧肉。

    钟杰长到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见到这种画面,尽管对方的目标不是自己,也吓得够呛,两眼一翻几乎要晕过去。

    意识模糊之际,他下意识的伸手去够旁边的楚程,想把这个萍水相逢的小子拉到自己身后,可手却抓了个空。

    他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的转头去看,身旁的楚程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踪影。

    此时恰好灯光闪烁了一下,他依稀看见楚程站在了一个形容可怖的男鬼面前,后者正张开嘴巴咆哮着朝他的脖颈撕咬过去!

    “楚程!”

    钟杰惊呼一声,下意识站了起来,结果一眨眼的工夫,灯光几下明灭,他定睛再往刚才的方向看去,却失去了楚程的踪影。

    他内心一阵惊慌,心说这小子该不会被鬼吃了吧?紧接着下一秒,耳边风声骤起,一个拳头从他耳旁呼啸而过,带起的风把他的头发都给掀了起来。

    他只感觉半边身体一凉,一个半透明的身体从他那半侧身体穿透而过,胸口居然被串在了他耳旁那条胳膊上。

    那条胳膊很快便收了回去,与之一起的还有那条挨打的厉鬼,他本能地转头,就跟刚刚还一脸凶相、没了眼睛和鼻子的厉鬼来了个脸贴脸。

    “……”钟杰头皮发麻,呆了一秒,“啊啊啊啊啊好恐怖啊!!”

    厉鬼也跟着嚎叫:“啊啊啊啊啊好可怕啊好痛呜呜呜……”

    钟杰:“……”

    他吓得腿软跌坐在沙发上,头顶灯光还在闪烁,但借着灯光亮起那一瞬间的视野,他看见刚才还气势汹汹的鬼群已经四散开来,丢下了仿佛唐僧肉一样的王鹏翔,争先恐后地朝四处墙壁里挤。

    也不知道楚程是怎么做到的,只见他手上掐诀,低声嘀咕了几句,身体已经钻进墙壁里的鬼魂突然哀嚎一声,仿佛被什么东西电了一下似的,一个激灵就从墙壁里退了回来,正好撞在楚程的拳头上。

    紧接着那厉鬼脸上露出了更加痛苦的表情,半透明的身体上开始源源不断地冒出黑烟,不过几秒时间,身体就蒸发得差不多了,一副被榨干的样子,被楚程随手丢在脚下。

    一时间他居然分不清楚,到底是鬼在害人,还是人在害鬼。

    都有点心疼厉鬼了有没有?

    恐怖的气氛一下子有些持续不下去,全靠闭着眼睛瞎嚎的王鹏翔,和地上嘤嘤哭泣的厉鬼们把持基调,等最后一只厉鬼也被楚程抓住丢在脚边,钟杰的表情已经完全麻木了。

    他现在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自己捡到的这个小伙子是真的很牛逼。

    唯一还有疑问的是,为什么电视上捉鬼都是桃木剑、黑狗血等等一堆东西齐上阵,到楚程这里,一捏手指头,再等厉鬼撞到自己拳头上就完事儿了?

    刚这么想着,就见楚程掏出一张符纸,念咒之后拉着符纸两端扯了扯,符纸居然就跟面条一样被拉成了一条细长的绳索,随着楚程手臂一挥,就套在了那群替鬼身上,然后白光一闪,绳索变回符纸,重新飞回楚程手上。

    钟杰:“…………”

    这科学吗?

    灯光终于恢复了正常,王鹏翔却还在颤抖地尖叫,楚程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他那二百斤的身体差点没超越自身极限,从沙发上飞起来。好在王太太及时拉住了他,安慰说:“是楚大师,你快睁眼看看!”

    王鹏翔闻言抖了抖身上的脂肪,小心翼翼地睁眼,在看见客厅果然恢复了温暖明亮的样子后,总算松了一口气,磕磕巴巴地问:“楚、楚大师,那些恶鬼,都被您解决了吗?”

    楚程眨了眨眼睛,点头:“算是吧。”

    他捉鬼的法器也在下山途中丢失了,那些鬼只能先收着,等有空了再找个地方超度。

    看着他人畜无害的模样,钟杰只觉得一阵胃疼。

    刚才他可是看完了全程的,楚程打起鬼来跟平时完全不一样,脸上虽然还是那种带着点迷茫和稚嫩的表情,可在那种情况下,却没来由的让人觉得胆寒。

    反正他以后是不敢惹楚程了。

    王鹏翔闻言大喜,又觉得自己刚才的表现着实有点丢人,客套地说了句:“那真是太可惜了,居然没有看见楚大师捉鬼的英姿!”

    谁知楚程看了他一眼,思考片刻,说:“不可惜。”

    “哈?”什么意思?

    没等王鹏翔反应过来,楚程忽然抬手,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后脖子上!

    “啊!”

    王鹏翔痛呼出声,王太太和钟杰都惊了下,刚想问楚程为什么突然打人,就见他的脸色沉凝,严肃地对众人说道:“退后。”

    这两个字掷地有声,说不出的威严,众人下意识的照做,紧接着就见楚程抬手一抓,居然直接从王鹏翔的脖子后面扯出了一道黑影!

    王鹏翔只觉得自己脖子忽然一轻,酸痛的感觉瞬间消失了,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当场跟那黑影来了个面对面。

    他脸皮一木:“鬼……还、还有鬼……”

    说完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楚·奶凶·程:你不是要看我的英姿吗?!你醒醒啊!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版权所有 花开小说网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