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素随着呼吸进入体内,又顺着血液流动开始运转全身,管家的身体愈发无力,原本雄浑的内气开始凝滞,竟有些指挥不动。

    这毒药很厉害,应该是专门针对武者所用,也不知少爷是从哪儿招来的。

    管家扶着铁笼栏杆,无力地跪倒下来,头靠着栏杆,低垂着,沉重地喘息着。

    但他并没有回答江尚的问题。

    见状,江尚不由叹息一声:

    “忠伯,你还在回避什么?”

    “难道你以为这样子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吗?”

    “你听听,你的老朋友现在叫得多么痛苦,他的手脚断了,他正在流血。”

    “把我想知道的告诉我,我可以给你们一个痛快。”

    闻言,管家猛地抬起头,看着地上痛苦呻吟的老战友,面露不忍之色。

    他喃喃道:“少爷,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放过他,他什么都不知道。”

    江尚却露出几分讥讽道:“忠伯,我还叫你一声忠伯,便是还在念着以前的情谊。

    但以前的我早就死了,难道你忘了吗?

    那天晚上,是你亲自把我送上黄泉路的。

    说吧,其实我早有了猜测,但我更想从你嘴中听到真相。

    如果你不说,那我只能把这一切都算在我那个爹身上了。

    我知道你对他最是忠心了,也不想看到我与他父子相残吧。”

    这一番话算是彻底击中了管家的软肋。

    没错,他对伯爷最是忠心,他们李家三代为仆,一生忠心于伯府。

    如果让外人知道伯府出了这样的丑闻,他便是死了,也没有脸面去到地下见自己的爹和爷爷。

    管家迟疑了好一会儿,才道:

    “少爷,这件事伯爷并不知情,是老仆自作主张,如果你要怪就怪老仆吧。”

    江尚不置可否,只是顺着管家的话问道:

    “你自作主张?不,我不相信,我再怎么说也是他的儿子,以你的忠心,怎么可能会想要杀我?

    我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管家看着模样依旧,但内里却好似换了一个人一样的少爷,微叹一口气,心知少爷恐怕已经知道了些什么。

    他知道有些事已经避不过了,只听得他极为认真道:

    “如果少爷你活着便是对伯爷的一种威胁呢?”

    江尚面无表情道:“这是什么意思?”

    管家轻咳几声,眼神突然飘得很远很远,而后面露回忆之色。

    “那一年,老仆奉老伯爷之命,随伯爷于东镇妖关参军入伍,老仆是伯爷的亲兵,随他杀妖立功。

    也是那一年,伯爷遇到了雪小姐,也便是少爷你的亲生母亲。

    而雪小姐,她是妖。”

    江尚表情一震:“什么?!”

    “你说我娘是妖?那我岂不是?”

    管家轻轻点头道:“不错,少爷你是半妖血脉。

    虽然老仆不知道雪小姐用了什么方式将少爷你的妖族血脉隐藏了下来,但你的存在就是一个定时炸弹。

    如果让这个秘密暴露出来,就会让伯爷,让整个伯府都炸得粉身碎骨。

    为了伯爷,为了伯府,老仆别无选择。”

    江尚一时心绪大乱。

    人妖一向势不两立,形同水火。

    虽说大夏立朝千年,这份规矩已经没有当年那样血腥和严格。

    否则当初他在京中就不会知道其实暗地里有不少追求刺激的大人物豢养半妖,以作私宠亵玩。

    那几乎是半公开的秘密了。

    但是明面上,妖族就是人族大仇,人人得而诛之。

    要是让别人知道伯府有个半妖儿子,还养了这么多年,甚至还曾经有机会继承大夏朝的爵位。

    那么这个爆炸性的新闻足够刺动某些人的神经了,也足够将伯爵府拉入万丈深渊,永世不得超生。

    如此,管家想要帮他的主子解决掉自己这个大麻烦,倒也合情合理。

    不过还是有些解释不通。

    他既然是个这么大的麻烦,应该早就被解决了才是。

    他可不信那个爹对他有什么割舍不掉的深厚感情,所以才甘愿冒此奇险。

    怎么还要等到现在?

    还要送到离京几千里的青阳县,还要大费周折地设计什么死局?

    以管家的实力,分分钟弄死他,再搞个什么暴病而亡的借口,简直不要太简单。

    这其中一定还有更深层的原因。

    而且,管家知道的真相就是全部了吗?

    江尚原本是想搞清真相,然后解决管家和伯府留下的人手,拿着伯爵府的名头给自己谋点好处。

    毕竟能有个光明正大的身份在,还是个贵族血脉,怎么也比白手起家要好。

    何苦要去跑路当什么黑户。

    现在看来,如果他的半妖血脉坐实,他就非跑路不可了。

    “证据呢?”

    江尚冷冷道:“没有证据,你凭什么说我是半妖?

    当年我入国子监念书,那是皇家书院,必有重重守护,难道就没人看出我这个小小的半妖?

    忠伯你找的理由很好,但破绽太大了。

    看来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

    江尚忽的起身动作,一掌打出。

    管家的身体直接起飞,重重撞在铁栏杆上,弹飞起来落地,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

    管家支撑着爬了起来,没管自己的伤势,而是苦笑道:

    “老仆没有证据,但老仆知道,这么多年过去,少爷身上的血脉封印快要压制不住了。”

    说着,管家突然跪了下来,哀求道:

    “看在这么多年的情分上,少爷,老仆求求你,你走吧。”

    “走得远远的,隐姓埋名也好,改头换面也好,以少爷你现在的实力,一定可以活得好好的。

    伯府多年的清誉名声不能就此毁于一旦啊。”

    “这就是你要杀我的原因吗?”

    江尚目光转冷:“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想着你的伯府吗?”

    “为了伯府,你就要杀我!”

    “但我做错了什么?我又伤害了谁?不管我是不是半妖,他特么的自己管不住下半身,错误为何要我来承担?

    你们可曾问过我的意见?!”

    管家目露愧疚,低声喃喃道:“少爷,对不起。”

    江尚却摆了摆手道:“没什么对不起的,你既然要杀我,就不要说什么对不起。

    如果对不起就能化解仇怨的话,这世间也就没有那么多怨恨了。”

    管家再次苦笑一声:

    “是老仆糊涂了。”

    “少爷,一切罪过都是老仆一人私自所为,你不要怪伯爷,也不要怪伯府。

    就让这一切都在老仆身上结束吧。”

    江尚心叫不好,就见管家忽的长身而起,袖口一松,一柄长刀就出现在他手中。

    “少爷,老仆去了!”

    管家哈哈一笑,长刀划过铁笼,火花掠过半空,一缕火焰骤起。

    轰!

    大火冲天而起,铁笼变为火笼。

    管家双手张开,任由火焰落在他的身上。他身上的火油直接被点燃,整个人化作人形火炬。

    接着,整个屋子都被点燃。

    火彻底烧了起来。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版权所有 花开小说网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