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是有龙的,不是那些丑陋的大蜥蜴,而是高贵的完美的真正的中华神龙。

    与仙人并列的神龙,一向是中华民族的图腾象征。在现实世界渺无音讯的神龙,谁曾想在这个世界中竟然有所踪迹。

    瑰丽璀璨的海底,掩埋了太多隐秘。艾欧尼亚建国之初,也是龙神王朝即将覆灭的时候。

    在以往漫长的岁月里,龙这个族群统治浩瀚的海洋,保护着海洋中许多弱小的智慧种族不被人类滥杀。

    比如说,人鱼。

    人鱼貌美而心善,生就中性之体。爱上男子则蜕变为女,爱上女子则蜕变为男。但无论男女,论起容貌和人类相比都犹如云泥。

    在龙神王朝鼎盛时期,人鱼猎捕贩卖的活动都无法禁绝,在龙神王朝覆灭后,这种历史遗留的丑恶更加猖行无度。

    只不过人鱼族几千年的血泪史终于让她们明白了人类是不能轻易相信的生物,而人鱼在海中的速度比完全的鱼类还快。一旦竖起戒备之心,人类便再难找到下手的机会。

    黑市上的价格一路狂飙,一万枚金币一个人鱼还有价无市。

    人鱼的地位在人类社会中,等同于青楼除了日复一日满足主人贪婪的欲望索求外,她们连为人母亲的资格都被剥夺。

    怀孕的人鱼会被强制手术流产,年老色衰的人鱼会被残忍的日复一日的折磨,以便获得她们的泪水珍珠。

    总之,人鱼族和人族的交流,从古至今都是以流血开始,杀戮结束。

    但是,凡事总会有一个例外,人鱼中也有一个例外。她不仅摆脱了人鱼携刻进灵魂中的悲惨命运,还成了一位尊贵无比的大人物——艾欧尼亚的初代皇后。

    就是这个幸运的人鱼从深海之底带来了皇室至宝,那是一枚让人瞅上一眼便再也难移开目光的丹丸,光辉甚至比星辰还要耀目。

    以真龙之血为引,倾尽海神宫资源所炼制的龙血丹。传说海龙吃掉它,会经受五宵神雷劫,飞升成可肉身遨游宇宙的天龙之体。凡人吃了它,亦能脱胎换骨,拥有神龙之力。所以此丹还有一个名字,叫逆命丸,逆天改命之丸。

    纪云嘴巴已经合不拢了,他本意只想打听至宝的原所在地,看看能否查到些蛛丝马迹。不曾想却听了这么一段王朝秘闻,那人鱼是艾欧尼亚第一任皇后,如此算来丽雅公主身上岂不是也流淌着人鱼血脉?

    纪云心道:“怪不得小小年纪就如此撩人,原来是遗传啊。”

    “人鱼血脉传女不传男,父亲大人是纯正的人类,但我却是人类和人鱼的混血儿。”丽雅公主疲倦道,“父亲大人他选择抛弃我,想必和这点也有些关系。”

    “开心点,像我这样。”纪云扮了一个鬼脸,“像人鱼这么美丽善良的种族,只有那些猪猡一般的家伙才会把她们当成奴隶。话说能娶一个人鱼为妻,是我这辈子的梦想啊。”

    丽雅公主被纪云逗笑了,听了纪云的胡言乱语,不知怎地让她满面通红,心脏怦怦直跳。

    “但是现在龙血丹在哪里?我们要尽快确认一下。如此宝贝,不容有失。”纪云一本正经的道,却不敢和丽雅公主说这皇室至宝早已被自己吞入腹中。

    “跟我来……”丽雅公主小跑到了衣柜旁。打开柜子,花花绿绿的各式服装让纪云目不暇接。看上面贴着的小标签写的星期一穿什么星期二穿什么的细致安排,这让大裤头配拖鞋就能熬过整个夏天的纪云情何以堪。

    “找到了!”丽雅公主把几条热裤从柜底翻出来向后扔去,看见了一个用黄布包裹的长方形物体。

    热裤不偏不倚的套在了纪云头上,阿狸捂嘴憋的脸蛋通红,总算没笑出声来。

    “干!”纪云不满的咕弄一句,用力嗅了一下那满满的少女体香才把热裤扯了下来。

    “这是初代皇后的发簪,能感知龙血丹的方位。是小时候母亲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丽雅公主举起手中的发簪对着阳光,笑得无比灿烂。

    “那我们就赶快吧!”纪云觉得不能再在这散发着引诱男人暧昧气息的屋里多待了,况且身边就是两个魅态丛生的大美女,他真不知自己会不会一时冲动做下禽兽之事。

    虽然双飞的确是很给力啦,不过xxoo这种事还是循序渐进的好。

    “它怎么给我们指路呢?”阿狸好奇的接过那发簪,细细观研了一番也没发现什么特异之处。

    “我来看看!”纪云挤了过去,把发簪拿到了自己手中。

    “样式很古典,这些花纹是人鱼族喜爱的纹饰吧。”同样的纪云也没有什么发现,正当他想用ob观战模式具细化观察时,脑海中突然响起了一声龙啸。

    亘古苍茫的气息扑面而来,被啸声所震,纪云仿佛看到了一条金鳞苍龙从无边无际的大海中腾空而起,撕裂了苍穹。

    噔噔噔的连退三步,纪云才勉强稳住身形。他脸色发白,刚才初闻龙啸,他竟然心神失守。如果是在战斗中,这一刹那间的疏忽,足够让他死上几十回了。

    “这簪子绝对不寻常!”纪云暗道。不过他并没有如实告知两女的打算,“该死的!站太久,脚都抽筋了。”纪云打了个哈哈,应付了伸手相扶的丽雅和阿狸。

    两女心思全在簪子上,也没多起疑心。丽雅把簪子放在了桌面上解释道:“玉簪首部不受外力的情况下,会一直指示龙血丹的方位。”

    纪云的目光顺着簪子所指示的方位看去,簪子笔直的指着自己的心脏处。

    纪云的心脏扑通的跳了起来,生怕就此暴露。没想到的是那簪子突然像发疯一样转起圈来。

    “咳咳,公主大人,我看这簪子也不好使。如今国内百废待兴,和诺克萨斯的战争也接近了尾声,这事还是先放一放吧。”

    丽雅公主虽然纳闷玉簪今天的反常,但是她全身心的信任纪云,也不疑有他,顺从的点了点头。

    纪云一颗悬着的小心脏总算放了下来,可是想到下落不明的刀妹,仍是揪心无比。

    “均衡?等着我。敢动劳资的女人,劳资就踏破你的山门。”国内动荡的局势被李青用强劲的手腕镇压了下去,如今的艾欧尼亚欠缺的只是一位君主。

    前任王上下落不明,丽雅公主正是唯一有资格的继位人选。

    双方见了面,各聊了一番这几天中发生的种种。李青旧事重提,再次表达让丽雅尽快继位的愿望。国不可一日无君,没有了王上这个八方共尊的首领,艾欧尼亚便是一盘散沙。

    这次丽雅公主没有敷衍,爽快的答应了。

    “不过要成为新的艾欧尼亚之王的是他,不是我。”丽雅指着一旁无所事事的纪云郑重道。

    “我?”纪云惊得大跳起来,“为神马自己总是这么走运,想吃龙血丹龙血丹就被喂到了嘴里,想当艾欧尼亚之王,立刻就有人表示要把王位让给自己。”

    “他?”李青狐疑的目光在纪云和丽雅身上来回打量,心中暗暗给纪云点了32个赞,“纪老弟果然好样的!这么快就摆平了公主。”

    “相公是最棒的!”阿狸可不管艾欧尼亚之王有什么了不起,在她看来不过是自己伟大的丈夫又完成了一件伟大的壮举而已。

    “但是按照皇律,君王之位是不能传于外人的。”佩服纪云归佩服纪云,耿忠的李青还是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不要紧,他不是外人,他将成为我的丈夫。”丽雅平平淡淡的一句话,直接震懵了旁边的三人。

    李青:“纪老弟果然办了公主啊,不然以公主的尊贵之躯哪能主动说出这种话。”

    阿狸:“丽雅要嫁给相公?真是太好啦!以后就让相公给她丰胸,相公的手法可比我高明多了。”

    纪云:“oapgt_aplto!……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

    夏丁赫尔城,新王军的本部大营内。

    新王军:原冥神军团龙牙军团王宫护卫优化组合成的新军团。

    一直躲在营房里养伤的卡尔玛终于恢复了些元气,能够自行下地行走了。但是和僵尸大军的一役中,为了掩护阿狸离开,她透支了自己太多潜力。以至于现在受到了很严重的反噬,连躺四天才能下地行走,灵力仅剩一成不到。

    此时卡尔玛正在阅览从科瓦奇传来的加急军报。李青不在,新王军便以卡尔玛为首。对这个在第三次艾诺战争中大放异彩的女将军,众士兵也是心服口服。

    “蓝焰岛的海盗英雄们动向不明……近几日沿海已发生数起居民被僵尸咬伤事件……辛德拉的空中飞岛登临科瓦奇上空……恳请王都方面速速派来援军。”卡尔玛眉头越皱越紧。信上是索拉卡的笔迹,这位艾欧尼亚的监国者不会开玩笑,也不会轻易求助,看来蓝焰岛的局势真的到了一触即发的时刻。

    “战争不等人,分秒之中便能决定胜负。”李青未归,卡尔玛决定自己领一部分军队做先锋先行支援科瓦奇。

    在加急军报引发波澜的同时,另有一封信让纪云也坐立难安。

    均衡教派的传信沙鹰带来了关于艾瑞莉娅的消息,要求纪云即刻前往苍山腹地。虽然没有写上任何带有威胁性的语句,但是信上那隐隐透出的过时不候,后果自负的气势,足够威胁到纪云的决定。

    在一切即将结束的时候,这两封信又将纪云带进了新的危机。

    从科瓦奇开始,一路潜伏的矛盾终于被全部点燃,众英雄奇聚蓝焰岛,又会引发什么样的惊天波澜?

    万众瞩目的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的巨大军舰对峙海上,百年战争再次拉开了序幕。

    刀妹为何被囚?均衡教派在这场阴谋中扮演了什么角色?纪云一行将会解开这个上古教派传承千万年的终极秘密。

    缺席多集的草帽海贼团再次风骚登场,我们的偶像能否在异世界的大海中重创辉煌?

    影流退出角逐,锤石已然身陨,暗黑元首独战群雄,其结局将会是怎样?

    第一卷正式完结,第二卷开始连载。

    新的地图,新的英雄,带你经历新的风骚热血撩人的历险故事。

    ps:→_→这章很水我知道,请大家继续支持,下一卷一定更加精彩。有票票的不要忘了给投票哦!莽莽苍苍的山脉如巨龙盘旋在大地上,古树成荫,奇峰竞天。各种异兽在林间穿行,其形态百不一似,包含了艾欧尼亚所有地域的品种。

    在不足一米宽的悬崖索道上,两只通体火红的野兽正在飞奔。脚下便是一眼望不到底的深谷,雾气缭绕如云朵,行走在两山之间的索道上,远远望去竟如腾云驾雾一般。

    那两只火红小兽似乎走惯了这等险峻的山路,毫无惧怕之意。去势如电,灵活跳跃在一块块踏板上。

    这种野兽叫火狐,是一种低级的魔兽,体小力大善跳聪明。驯服后作为穿越茫茫大山的交通工具,可比马匹要方便的多。毕竟某些窄小险峻之处,也只有火狐才能驮人通过。

    但是狐族性傲,想要驯养非得从幼儿时期抓起不可。这就导致了火狐虽多,能够作为交通工具的却少之又少。此地一下子出现了两头,不得不让人惊讶。

    而最让人惊讶的是,它们的身躯上面还各自骑了一个背负长剑的青衣人。要知道,能骑乘火狐之人都会有很高的地位。如此人物,为何来到这般荒凉之地,让人顿起疑惑。

    这里是苍山腹地,凶险无比,能在此处安全出没又有火狐这种珍兽作坐骑的人类定是那均衡教派的弟子无疑。

    “何师兄,我们这样偷跑出来不太好吧?再说你的伤还没有好。”骑在左边火狐上的是一个女子,面容素雅,谈不上国色天香,却也自一番小家碧玉的独特滋味。

    “婉君师妹,你可知我这几日想你想得好苦!”二人刚过了那悬崖索道,骑在右边火狐上的男子就忍不住搂住了女子的小蛮腰。

    “让哥哥亲一口!”男子拉着她跳了下来,把女子按到了青石上。大嘴从女子额头、脸蛋、嘴唇、脖子一步步吻了下去,双手则在下面拉扯着自己系得太紧的裤腰带。

    若是纪云在此一定会十分惊讶。固然会惊讶二人深山野战的壮举,更惊讶的则是这名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当日在巴之黎打赌输给了纪云,被羞辱了一顿逐出了城的小白脸。

    小白脸名字叫何慕白,和凯南他们一样都是均衡教派的二代弟子。当日巴之黎遭遇兽潮侵袭之时,他正好被逐出了城外。劫又控制着兽群不向别处发散,只攻巴之黎。种种因果之下,竟是让他捡回了一条小命。

    只不过虽然死里逃生,何慕白身上也被魔兽咬伤了几处,休养生息了几日,早就饥渴难耐了。是以才寻了个机会,带着这名爱慕自己的师妹来到这荒僻的地方,准备做一些羞羞的事情。

    “师兄真的不可以!”李婉君虽被逗弄的全身火热,但仅存的理智还是守住了最后的防线。

    死死按住了何慕白那双不安分的大手,两人几乎全身着四目相对。

    “婉君师妹,我的好妹妹。”何慕白用他肉麻的嗓音开始发起了感情攻势,“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的心吗?从小时候开始,我就已经对你魂牵梦萦了。”

    “我的好婉君,你就给了我吧。”何慕白深情款款的道。用这种手段他不知俘虏了多少少女的身心,对付一个天真的师妹当然绰绰有余。

    “真的吗?何师兄。”李婉君大眼汪汪,自己喜欢的人跟自己深情告白,这是多么让人激动兴奋的场景啊。

    “不对,你在骗我!”正在何慕白以为大功告成,撅着嘴巴准备享受师妹的投怀送抱时,李婉君忽然正声道。

    “你口口声声说喜欢我,为什么总是去锁妖塔里找那个魔女。”女人吃起醋来一秒钟可以变老虎,谈起这桩事,李婉君身上的气势立马变了。

    冷目如刀,如果何慕白给不出让她满意的答案,不要说今天没戏,以后也很难再把她泡上手。

    “这个……”何慕白按着额头,大脑飞速运转着在给他找出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

    “我那是美男计!”何慕白忽然坏笑道,“我怎么会对那么一个男人婆感兴趣呢?只是她的男人纪云可是把我害成如此模样的罪魁祸首,此仇不报非君子,我只是在从她口中套纪云那混蛋的消息罢了。”

    “真的只是这样?”李婉君狐疑的看着何慕白。

    “比针尖还真啊!师妹你居然不相信我,太伤我的心了。”何慕白捂着胸口,装出一副胃痛没吃药的苦逼样子。

    “好啦好啦,我相信你就是了。”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李婉君也大方了许多,直接把何慕白按到了自己的胸怀里小声安慰着。

    “婉君妹妹那我们开始吧……”何慕白把手伸进了女子衣服之中。

    女孩嫩滑的肌肤触感传来,让他心中大爽。“正点啊!”何慕白眼前浮现出了艾瑞莉娅冷艳的容颜,在自己手下颤抖呻吟的小师妹似乎变成了那个鸟都不鸟自己的高贵女神,何慕白兴奋指数直冲爆点。

    “纪云,等着吧!我会把我所受的羞辱十倍、百倍的奉还给你。”

    “啊秋!”纪云突然打了一个喷嚏,“谁想我了?”他望着连绵不尽的青山,每一座山上好像都有刀妹的身影。

    丽雅公主顺利继承了王位,纪云也以公主未婚夫的身份成为代王,只等完婚后便可成为真正的艾欧尼亚之王。

    得到了艾瑞莉娅的消息后,纪云一刻也无心多待,匆匆和丽雅告了别,又和李青商量好在科瓦奇会聚,就带着阿狸马不停蹄的奔赴均衡教派总部的所在——苍山腹地。

    虽然亚索好像知道些什么,也告诉过纪云艾瑞莉娅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纪云还是放不下心。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对于自己的女人,纪云不会让那万中之一的可能出现。

    “一定是刀姐姐想念相公了,她一个人呆这这里一定很难过。”阿狸抱着纪云的腰部,随着骏马的颠簸,两个大肉球在纪云后背上不停摩擦着。

    纪云伸手抚了抚阿狸的秀发,没有说话。阿狸就这一点好,不争风,不吃醋,只要纪云开心她就开心。对纪云身边的女人也都是一口一个姐姐,除了丽雅公主这个还未成年的少女,她从来也没计较过大小的问题,虽然说按照xxoo的顺序她应该是第一位。

    “刀妹的性子那么倔,当了阶下囚真不知她会变成什么样!”纪云遥望着已经隐隐在视野中的朝天之阙,握紧了拳头道:“不过既然你的男人来了,就不会让你再受一丁点委屈。”

    (本章完)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花开小说网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