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失忆大佬的小娇妻[穿书] 第10章 第10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魏崇动作微微一顿,他抬头看向陆枝枝。

    陆枝枝也在看着他,目光意味深长,有明了一切的深意。

    魏崇表情仍旧没有波澜,他冷静地迎上陆枝枝的目光:“可能是你没有认真找。”

    他刚刚一直看着屋里的监视,陆枝枝压根没有找过自己的手机。她发现手机不在枕头边上之后,就直接推门走了。

    没有诈到魏崇,陆枝枝撇了撇嘴,有些遗憾。

    她环视了一眼屋子里,猜测那些地方安着监控。

    陆枝枝又仔细看了看自己的手机,看起来完全没有任何异样,但是陆枝枝肯定自己的手机已经被拆过了,也安装了什么东西上去。

    魏崇不可能拿了她的手机不做这些小动作的。

    对于没抓到魏崇的小辫子有点可惜,陆枝枝又躺到床上:“快睡觉吧,明天我们去你的公司。”

    听见陆枝枝的话,魏崇微微眯了眯眼睛,公司,这是她的目的吗?

    他淡淡地嗯了一声,对陆枝枝说道:“你过来一下,吕安林让我先工作,但是这个电脑有密码,我打不开。”

    陆枝枝没有过去,而是躺在床上报出一组密码。

    她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手机上的各个软件看了一眼。

    没发现有什么异样,倒是□□和微信上蹦出了几十条消息。

    有陆香芸和苏沐晴发过来的,也有朋友和工作上的消息。

    这两天她满心都是魏崇,忘了别的事情,这些消息也要处理一下。

    陆枝枝先把陆香芸和苏沐晴拉黑,接着一个个地回消息。

    不过也没有几条好回的,原身的朋友圈是被陆香芸和苏沐晴掌控的,她那些所谓的好朋友,要么是陆香芸让她巴结的对象,要么是陆香芸的耳报神。

    这些消息里面有不少都是骂她不孝顺之类的。

    陆枝枝先把该拉黑的拉黑了。

    接着是工作上的消息,这个时候她还是个大四学生,还有大半年时间就要毕业了。

    原本陆枝枝是听从陆香芸安排,学习的企业管理,大四需要实习的时候,她就被陆香芸安排到她好姐妹陈红琴的公司。

    陈红琴的公司需要裁人,正好陆枝枝过去顶包,她空降成为人事部主管,直接按照陈红琴给的名单进行裁员。

    等到裁员结束,陆枝枝又被降职成为一个小职员,被欺负的要死。

    这也就算了,这里面还牵扯了一桩命案,最后也被她顶锅。

    一个被开除的中年男人跑到公司跳楼自杀,他自杀之前来找陆枝枝,哭着求陆枝枝不要开除他。

    陆枝枝给陈红琴打电话,只得到否定的答案,她只好这么告诉那个中年男人。

    不知道是谁把这件事给录了下来放到网上,陆枝枝又被人扒出来家庭条件很好,后果可想而知。

    陆枝枝害死了一个人的事情被传的满城风雨,最后传到她的学校,陆枝枝后来没拿到毕业证。

    高中学历能找到的工作陆香芸肯定不会让她做,陆枝枝最后被逼无奈,只能给苏沐晴当替身。

    以至于后来陆枝枝跑到那个小镇之后,都找不到什么像样的工作,只能自己开了一家小吃店。

    其实陆枝枝自己对那条人命也是很耿耿于怀的,她上辈子穿越过来之后,对这一段被小说里隐去的剧情压根一无所知。

    小说里倒是说了陆枝枝曾经害死一条人命,可是陆枝枝哪里知道是这一条。

    她那个时候虽然怕自己被看出来不是原身,事事顺从陆香芸,但是也没有乖乖听话做背锅侠。

    有一次裁员的时候,她装作不小心把跟陆香芸好姐妹的对话截图发了出来。

    后来那个男人来找她,她也给了他陆香芸好姐妹的电话,但是后来他还是自杀了。

    并且他来求陆枝枝的录像被人发了出来。

    陆枝枝是百口莫辩。

    她现在虽然不打算再去那家珠宝公司,但是这个中年男人她是一定要救的。

    她还要查一查,到底是谁录了像,又把录像发到了网上。

    陈红琴也给陆枝枝发了消息,陆枝枝点开命名为陈姨的对话框。

    里面不外乎就是就是说她不该惹陆香芸生气的,只不过后面几条,就变成催陆枝枝去上班的了。

    陈红琴这家公司是从自己父亲手上继承的,她没有什么经营头脑,平时又喜欢高消费,几年时间就撑不下去了。

    但是她好面子,还不愿意别人看出来,让陆枝枝一点一点地裁员,每隔一段时间开除几个。

    自以为这样别人就发现不了,殊不知公司上下人心惶惶,早就不少人开始准备跳槽,只等着裁员的赔偿金了。

    眼看着陆枝枝请假之后一去不回,甚至连陆香芸的话都不听了,陈红琴顿时着急了,现在锅都在陆枝枝身上,再找个背锅的,花费多也就罢了,那岂不是人人都能看出来是她想要裁员?!

    陆枝枝把对话框拉到最后,果不其然看见陈红琴轻声细语哄着自己的话。

    她回了陈红琴,告诉她自己明天去上班,然后才扔了手机,来到魏崇面前。

    看见电脑屏幕上密密麻麻的数据,陆枝枝有些头晕,她赶紧转头看向魏崇:“看的懂吗?”

    魏崇嗯了一声,然后微微侧首,问她:“你看得懂吗?”

    陆枝枝立刻摆手:“看不懂看不懂。”

    魏崇看了一眼陆枝枝的表情,觉得她可能是真的看不懂。

    他这才嗯了一声,接着看向电脑屏幕。

    陆枝枝觉得自己被魏崇的目光冒犯了。

    魏崇感受到落在自己脸上的强烈到不可忽视的目光,他看向目光的来源:“怎么了?”

    “没什么。”想打你。

    但是打不过。

    “睡觉!”

    ***

    第二天陆枝枝起了个大早,在陆枝枝睁眼的瞬间,魏崇也清醒过来。

    他以前从来没有跟别人同睡一床,这次是为了牵制陆枝枝,才同意跟她一起睡,但他也因此极难入睡,也更加容易惊醒。

    陆枝枝自然也知道魏崇容易被惊醒,所以她没有起床,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魏崇不明白为什么陆枝枝醒了却不起来,他是不可能再睡着的,只能陪陆枝枝一起在床上躺尸。

    两个人睁着眼跟自己耗了一个多小时时间,直到陆枝枝看时间差不多了,才从床上翻身起来,洗漱收拾。

    魏崇睁开眼,看着陆枝枝还有些困倦懒散的背影,忽然有种过日子的感觉。

    嗯,一定是错觉。

    两人七点钟准时坐在餐桌前,早饭已经准备好了,都是魏崇喜欢吃的东西。

    魏崇的口味挑剔,陆枝枝也跟着享受了一顿。

    因为魏崇的吩咐,秋水山庄一切运转如常,陆枝枝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除了那些过于炙热的目光。

    从秋水山庄到魏崇的公司开车要将近一个小时,陆枝枝也在期间收到了陈红琴的消息,让她赶紧去公司。

    陆枝枝只当做没看见。

    魏崇的公司跟陈红琴的公司相距不远,她打算先去一趟魏崇的公司,再去上班。

    时间上来得及,而且就算迟到也没关系。

    只要她上班了,陈红琴就不会说什么的。

    魏崇的公司耸立在C市寸土寸金的市中心,高大巍峨,十分气派。

    陆枝枝上辈子来这里很少,但也总算是来过几次。

    相比秋水山庄众人的列队欢迎,魏崇公司的人看见魏崇也只不过是顿足喊一句总裁而已。

    哪怕是发现了旁边站着的陆枝枝,也没有人敢多看一眼多问一句。

    这里所有人都对魏崇十分敬畏。

    也正是因为魏崇的威严,陆枝枝知道,就算魏崇露出破绽,也不会有人敢质疑他什么,所以才放心他四处自由活动。

    魏崇的办公室在顶层,整整一层都只是他一个人的办公室。

    当然,这里还设置了四个助理的办公室,吕安林作为特助,也在顶层拥有自己的办公室。

    带着魏崇进了他的办公室,陆枝枝回忆着魏崇的工作日常,把能记起来的全都告诉魏崇。

    魏崇听着陆枝枝说的话,眼里闪过了一丝疑惑。

    跟其他事情的了如指掌相比,陆枝枝好像对他在公司里的事情不太熟悉,比如说他早上九点到公司,晚上五点准时下班,从不参加酒会应酬,最迟九点回家。

    他早上是会提前一个小时上班,下班是至少加班两个小时。酒会应酬几乎每天都有,他回到家的时间十点都算是早的了。

    陆枝枝对那些不为人知的隐秘了如指掌,对这种人人都知道的事情反而仿佛一无所知。

    陆枝枝说的口干舌燥,正好有人敲门:“总裁,我泡好咖啡了。”

    陆枝枝随口喊了一声进来,却不见有人推门。

    门口传来锲而不舍敲门的声音。

    陆枝枝忽然想起来门口敲门的人是谁了。

    司徒慧,那个暗恋魏崇的女秘书。

    她其实把自己的暗恋藏的很好,但是身为女人,有人觊觎自己的男人,陆枝枝没理由发现不了。

    上辈子陆枝枝随口一句不喜欢,后来再来公司,就没有看见过司徒慧了。

    敲门声再次响起,又是同样的声音:“总裁,我泡好咖啡了。”

    魏崇看了陆枝枝一眼,张嘴要喊她进来。

    陆枝枝一把捂住他的嘴:“嘘。”

    这点女人间的暗潮汹涌魏崇是看不出来的,他虽然有点不解,但也随陆枝枝去了。

    手上一堆的工作,他可没时间跟陆枝枝浪费。

    司徒慧每隔一段时间敲一次门,但始终得不到回应。

    直到半个小时之后吕安林来到魏崇门外,他看向端着咖啡的司徒慧,有些诧异:“怎么不进去?”

    司徒慧咬了咬下唇,脸上流露出一丝委屈:“总裁没叫我进去。”

    “老板出去了?”

    “没有,总裁他进去之后就没有再出门,只是他一直没回我。”司徒慧没有提陆枝枝曾经让自己进去的事情,处于暗恋之中的人,总有点纠结的小心思。

    吕安林没有多想,他抬手敲了敲门:“老板,有一份策划需要你过目。”

    门里传来陆枝枝的声音:“进来。”

    吕安林毫不迟疑地推门进去。

    司徒慧轻轻抿了抿唇,她不明白为什么不是魏崇的命令他居然也会听。

    不过片刻时间,司徒慧已经挂上笑容,跟在吕安林后面走进去。

    吕安林把策划案递过去,魏崇还没伸手,陆枝枝已经抢先接了过去。

    司徒慧看见这一幕,不禁在心里尖叫,这个女人怎么能抢在魏崇之前拿策划案?!!

    陆枝枝这个时候却没有心情去理会司徒慧是什么反应了,她翻看着这份策划,这个项目,就是魏擎宇趁着魏崇失忆的时候,抢走的那个项目。

    其实按照魏崇公司的名气和财力,这个项目不应该被抢走的,但是那个时候魏崇已经失踪了很久,魏擎宇又是打着魏家人的名号去抢走的项目。

    后来随着魏崇的接连失忆,这种事发生的就更多了。

    陆枝枝对其中的细节了解的一清二楚,这次有她坐镇,看魏擎宇怎么抢!

    魏崇的财产都是她的!她的!

    陆枝枝一边看策划案一边一脸义愤填庸的样子,惹的魏崇也有点疑惑,他看向那份十分普通的策划案,问道:“怎么了?”

    陆枝枝气呼呼把策划案扔到桌子上:“没什么。”

    司徒慧看见魏崇对陆枝枝十分关切的样子,心里复杂极了,她满腹心事地把咖啡放到魏崇面前。

    下一刻,陆枝枝端起来咖啡。

    司徒慧忍不住出声提醒:“那是总裁的咖啡。”

    陆枝枝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接着毫不犹豫喝了一口,喝完了她还皱眉说一句难喝,又把咖啡放回魏崇面前。

    司徒慧看见这一幕气炸了,可是她知道魏崇的性格,只能强忍着,脸都气的染上一层绯红,她端走拿杯咖啡:“总裁,我再去给您倒一杯。”

    陆枝枝看见司徒慧气冲冲离开的背影,笑了笑。

    魏崇和吕安林这才好像明白了什么。

    陆枝枝看了一眼时间也差不多了,跟魏崇打了个招呼,起身往外走去。

    等到陆枝枝走了,魏崇才把那份陆枝枝特别重视的策划案拿在手里,仔细翻看。

    看了几页,他忽然说道:“把司徒慧调到意大利的分公司吧。”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花开小说网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