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女驸马之驸马心事 第21章 小聚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李兆廷夫妇二人走了,公主立刻收起了刚刚装出的恩爱相,撇下我直接出府去了!我稍微收拾了一下,也往府外走去。当然不是跟踪公主,而是去赴约——刘长赢做东,约我和李兆廷在酒楼小聚。

    科考之初,我们三人经常在一起喝酒聊天,不过,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我们三人联络得越来越少了,倒是听说李兆廷和刘长赢依旧形影不离,而我与他二人却总是错过。

    我们三人初进翰林院时,放衙之后经常在一起吃饭喝酒。作为恩科录取的仕子,我们三人毫无意外地受到了同僚的排挤和轻视。我参考的初衷本是为了父亲而不是为了当官,所以受到排挤时还能淡然处之,但刘长赢和李兆廷就难免心情郁结,经常发出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慨。

    虽然都是受到排挤,但我们三个人被排挤的程度不一样。刘长赢有个做丞相的爹,不看僧面看佛面,所以刘长赢并没有受到什么冷言冷语。而我可能因为是头名状元,在同僚的眼中算是矮个中的高个,又或是像第一次同僚聚会时认识的那个喜欢八卦的“百事通”所说,是长相好的原因,我也只是被冷落,没有什么难堪之处。而李兆廷比较倒霉,我们每次三人聚会,都是他大倒苦水之时,不是谁谁谁给他眼色,就是谁谁谁含沙射影嘲讽他,然后还有谁谁谁对他鸡蛋里挑骨头,总之他最苦最累最不受人待见。

    可能因为这些未曾亲眼相见,所以我和刘长赢有时候会觉得是不是李兆廷自己多心啊?但我虽然有所怀疑,却觉得问出口会伤了他的颜面,所以每每他大倒苦水的时候,我都默不作声。但刘长赢却好几次问出了口,果然惹得李兆廷不快!每每酒宴散了之后,李兆廷都会先跟我小声嘀咕,话里话外都是对丞相之子这个身份的羡慕嫉妒恨。对此我深表同情,但却也爱莫能助。

    我记得有一次我们三人小聚,他二人在倾吐怀才不遇的苦水时,被同在酒楼的天香给听到了,天香跑到我们桌边来,把我们三个都骂了一顿。

    那天,天香跟我们讲了前科状元张绍民的经历,她说,正科状元出身的张绍民在经历大起大落之后,即便目前处境仍然尴尬,依旧专心政务,不怨不燥,而你们三个,身为翰林院士,拿着朝廷的俸禄,百姓的供养,一天到晚浑浑噩噩,只知道抱怨怀才不遇,自己仔细想想,你们做出过成绩吗?是,你们现在人微言轻,舞台不够大,但你们也有自己的职责,你们有没有把自己手头上的事做好?要人家看得起你,你先把你的能力亮出来,让人家知道你值得。

    那天,刘长赢和李兆廷愤然离去,而我却坐下来陪着公主继续喝酒。那一天我知道了公主的酒量真的不是一般差。也是在那一天,喝醉酒的公主,把皇上的不满和清洗的意图这些朝廷秘辛如家长里短般娓娓道来。也是在那一天,公主说他瞎了眼才会选张绍民当驸马,再想到昨天晚上同样是喝醉酒的公主跟我说张绍民这好那好,不由得不感叹一声——时移世易啊!

    那天我之所以留下来陪公主,是因为我觉得公主说的很有道理。也是从那一天后,我收起了敷衍了事的态度,认认真真处理每一件细小的事务,最开始,分派给我的只是誊抄不太重要的公文,后来,开始接触比较重要的公文,之后是校对,再后来同僚们会放心将一些公文交给我起草。一天天一点点,我感受到了同僚们的接纳和认可。好像也是从那时候起,我跟刘长赢和李兆廷他们二人就很少小聚了!渐渐地,对他们的近况也知之甚少,只是听说李兆廷搬出了翰林院,到别处去住了。

    京城米贵,白居不易!为了照顾年轻仕子,各衙门都在偏院划出几间房,给刚入职的人作为居所。我因为担心身份暴露,只得以家境尚可为由在外租下条件不差于这些房屋的居所栖身,刘长赢自是住在丞相府,只有李兆廷在那里住着。

    李兆廷换住处并没有告诉我。知道时,他已搬离多日。而且也不是他告诉我的,我是听天香说的。自那日酒楼偶遇之后,我与天香经常能够碰到,我们总是能聊上两句。记得她那时说,李兆廷舔着脸搬到刘长赢家去了,现在成了刘公子的贴身小厮,鞍前马后的伺候着。踩着刘大公子当跳板,成天勾搭着刘大小姐出门踏青赏花,写诗送画献殷勤,妄想飞上枝头山鸡变凤凰。

    我不知道公主说的是不是真的,我只知道刘长赢和李兆廷后来在翰林院很少出现,说是刘相跟主事打了招呼,两人都身体不适,需长期静养。在休沐时,也曾遇到过他们出游,是一行三人——他二人加上刘小姐。初次遇见时,他们说曾打算邀我一道游玩,却没找到我,真不巧。自那次后,我遇到他们都主动避让,想我天天都在翰林院蹲守,他们都能找不到我,我还能说什么?不如不见,以免相对无言。笔趣阁读书免费小说阅读_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花开小说网

©2019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本站确认后将会立即删除。